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别样双11:打工人变尾款人 消费者回归理性

别样双11:打工人变尾款人 消费者回归理性
今年的“双十一”比往年来的更早,时间跨度也变得更长,从10月下旬一直延续到11月11日。这一调整,使得消费者“剁手”的时间也变得更为充裕。

今日凌晨,天猫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天猫双11全球狂欢季订单创建峰值达58.3万笔/秒;11月1日至11月11日00:30,天猫双11累计成 交额3723亿元。京东则宣布,2020年11月1日至11月11日00:09,京东11.11全球热爱季累计下单金额已经突破2000亿元。

不过据记者观察,尽管人们的消费热情依旧,但消费观念受疫情影响而发生了较大转变,以往消费者在大促期间疯狂“买买买”的习惯正被理性消费所取代,让后疫情时代下的首个“双十一”大促显得有些不同。

大促玩法简化但不简单,消费者吐槽依旧

据了解,今年“双十一”天猫和京东都将预售时间定为10月21日,整个大促活动持续到11月11日,为期22天;苏宁更是在9月28日就启动大促,硬生生将“双十一”从单日狂欢节演变为横跨一个月的消费盛宴。

尽管今年多家电商平台表示,将通过多重举措简化“双十一”大促的玩法规则,但从消费者的感知来看,要想理清一款产品具体的优惠力度依旧不简单。

“现在的双十一真是一次比一次烧脑了,什么抢红包、领津贴、优惠券、满减优惠,再加上预售,真是花样百出。”在南京工作的王欣(化名)对记者表示, “(电商平台)都打着给用户省钱的旗号来搞活动,为啥就不能干脆利索地直接降价,整这么多弯弯绕,这不是让人失去网购的乐趣和动力嘛。”

王欣的这番话,说出了不少人的心声。过去多年,各电商平台几乎都围绕着“优惠券”、“红包”、“满减”等要素来设计“双十一”的规则,并配以多种兼 具游戏属性及社交属性的玩法,试图以此制造一场全民参与的购物狂欢节,覆盖更广泛的消费群体。但随之而来的,是消费者越来越多的吐槽和调侃。

近日,多位消费者向记者指出,最近几年,双十一的玩法规则可谓是层出不穷,无论是电商平台还是店铺商家,都把简单的降价促销做成了堪比奥数的计算题。殊不知,这已经影响到用户的消费意愿,越来越多的人在复杂的规则面前只能“被劝退”。

一位年轻宝妈晓珂(化名)表示,自从生娃后,就没耐心和时间琢磨双十一的各种玩法规则。“要想捋清活动规则,没点耐心、不花点儿时间是真不行,但我现在缺的就是耐心和时间。本来照顾孩子就够我忙的了,哪还有心思再去琢磨这些,算了,今年我还是不费这脑细胞了。”

“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省了六块五,感觉自己被当猴儿耍了。”目前正读大二的赵云(化名)称,她在某电商平台看中了一件打底连衣裙,正好赶上双十一做活动,商家声称比平时优惠35。但她下单后偶然发现,这条裙子的日常价格只比双十一活动价高出不到十元。

对于今年电商平台推出的预售模式,赵云表示能够接受,但对于定金及尾款支付的规则,她认为平台考虑地不够周到。“必须在30分钟内完成预售定金的支 付,而且之后如果因某种原因导致我没有付尾款,这笔定金还不能退,这规定感觉有点太霸道了。”赵云说道,“我定金付了不少,如果想要完整地拿下优惠,最后 还得熬个大夜付尾款,好像有一种花钱任人宰割的感觉。”

打工人变尾款人,用户消费热情不

不过,吐槽归吐槽,到了该“剁手”的时候,消费者也并不会手软。近期在网络上爆火的“打工人变尾款人”,从侧面代表了消费群体对待双十一大促的消费热情。

根据百科词条,“打工人”是现在很多上班族的自称;打工人往往起早贪黑,拿着微薄的工资,但工作却十分辛苦,于是互联网上的打工人便会互相发鸡汤、互相鼓励。“尾款人”则特指双十一期间支付完定金、等待支付尾款的人群。

诚然,“打工人”、“尾款人”的出现,与当前互联网人最新的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十分契合。而二者身份的转换,又与“双十一”有着难解之缘,进一步提升了本届双十一的热度。

虽然王欣对今年双十一的玩法颇有微词,但最后依旧会趁着大促节点下单。在“已经看不懂这些玩法了,越来越不感兴趣,但是不买又觉得亏了”的心态下,王欣成了今年双十一的“尾款人”。

“不管是在地铁、商场还是超市,甚至写字楼的电梯里,哪儿哪儿都铺天盖地的双十一广告,不断刺激人的购买欲望。在这种密集的信息轰炸下,我最后忍不 住还是‘剁手’,不过主要是囤了些日常生活用品。”王欣如是称,“白天打工人、晚上尾款人,我们这些打工仔的口袋就是这么被掏空的。”

行业新闻

企业在线
参展热线
网红直播电商展
网红直播电商展
扫一扫关注微信

欢迎您访问官方网站,展会事宜请咨询:彭杰 《总监》

17821867606(同微信)

稍后再说现在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