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直播打赏冷静期 能让直播打赏冷静下来吗?

直播打赏冷静期 能让直播打赏冷静下来吗?
你看过直播吗,在直播间给主播刷过“游艇火箭”吗?

近两天,有消息称《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预计年底前出台,旨在解决网络直播中存在的激情打赏、高额打赏和未成年人打赏问题,其中提到“直播打赏将设置冷静期”,相关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单个话题阅读超1.5亿。

据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亿,较2018年增长1.63亿,占网民整体的62%。网络直播的大风吹过,吹来了商机,也吹来了乱象。

直播打赏行业规范的推出可能会带来哪些影响,“直播打赏将设置冷静期”的出现能解决上述疑难杂症吗?

直播打赏,怎么冷静?

据悉,截至法律法规方面并未对用户的打赏行为作出明文限制,我们也尚未看到“直播打赏冷静期”的详细说明。

不过有媒体报道,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秘书长瞿涛介绍,所谓激情打赏就是一定时间内的不断打赏,对于这类行为平台应当在产品策略上进行调整,给用户设置冷静期。“比如你的打赏频次和金额超过设定的阈值,平台就会进行提示,建议用户冷静一下。”另外,网络直播中的高额打赏也会受到限制,以避免“天价打赏”的出现。

据了解,出台的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中,将要求直播平台通过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对未成年人的打赏行为进行甄别,从而加以制止。

对于网络直播行业打赏的整治和规范管理工作,一直都在陆续施行。

就在今年6月,国家网信办联合多曾部门启动为期半年的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行为,部署查办了一批利用色情低俗直播内容诱导打赏案例,对“幺妹直播”、“触手直播”等平台传播网络低俗直播内容作出行政处罚。

8月3日,国家网信办、全国“扫黄打非”办等8部门联合召开工作部署会,国家网信办负责人也在此次会议提到,将明确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

新榜曾采访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副院长王四新,在监管政策落实方式上,王四新院长当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比如,对主播进行严格的实名或资质方面的审查,以及对其从业行为进行全程跟踪记录,根据掌握的相关数据奖勤罚懒。通过及时惩处违规者、清理直播队伍等,都是国家法律法规落地,在实践中贯彻落实的好方法。

在引导用户理性打赏方面,平台应当精心设计打赏规则,不宜设置过高额度,不宜设置只能进不能出的打赏规则。同时,平台还需考虑不同年龄段的行为能力。比如,针对未成年人,应当设置小额零碎的打赏额度,设法使行为控制能力比较差的未成年人,不至于因为失去理智或被人误导而进行过度打赏。

当然还有一个基本要求,即不能利用人性的弱点,故意在打赏过程中设置陷阱,诱导用户产生错觉,以此产生非理性的打赏行为

详情可见新榜之前推文《网信办出手,级别不够的主播带货资格不保?专家解读来了 》

直播打赏乱象,都有哪些?

目前,相关规范的拟定,更多还是为了解决问题,这背后直指哪些行业乱象?我们做了些整理,供各位参考。

1. 成年人:挪用公款为打赏

直播间豪掷千金的打赏,在许多心智成熟,乃至“公职"人士身上也会发生。

如据北京日报就曾报道,一名40岁的国企员工因为迷上直播打赏,就曾挪用贷款785万余元打赏主播,最终被北京顺义法院一审用挪用公款判处11年有期徒刑。

余某经历两次失败婚姻,因为情感上的空缺和迷失,所以迷上了直播网站。热情女主播的互动,使得他备受关怀,一开始只是排遣寂寞,但是在拜金打赏中日益展示的“大佬地位 ”和“排面和脸面”则成为一个魔爪每天push着他向前,正如于某所形容,“每天都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就跟吸毒上瘾一样。”

2. 未成年人:掏空口袋挺idol

这支浩浩荡荡的打赏大军中,不少没有经济来源的未成年人也是“主力军”。几乎隔一段时间,“XX岁未成年人打赏X万款项”的新闻就会活跃在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今年4月,广东省的一名女士说,她家孩子在不到一个月之内,给视频主播刷礼物、买皮肤,花掉了4万多元。

2017年2月20日,《潇湘日报》曾刊文《孩子砸锅卖铁赏网红是谁之过》,新闻中,家住上海的孙女士发现自己银行卡上25万元血汗钱“不翼而飞”。再三追问,原来是13岁女儿小卞承认自己偷用家长手机,打赏给了网络男主播。而小卞父母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每人每月收入不到5000元。

像是小卞这样的青少年,本身心智还不成熟,容易冲动和着迷,加之网络支付的技术成熟和监护人管理不当,非常容易发生巨额打赏的现象。

行业新闻

企业在线
参展热线
网红直播电商展
网红直播电商展
扫一扫关注微信

欢迎您访问官方网站,展会事宜请咨询:彭杰 《总监》

17821867606(同微信)

稍后再说现在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