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超六成商家将直播电商作为营销标配 竞争激烈还有机会吗?

超六成商家将直播电商作为营销标配 竞争激烈还有机会吗?
直播电商真的能够显著提升商家的销量吗?以我个人的切身经历,在没有直播之前主要是购买有明确需求并且通过搜索比较的钟意商品,看了直播电商之后经常会购买一些“计划外”的商品,直播这种融合多媒体的、即时抢购、直人解说式的带货形式是能够刺激消费的。

根据虎嗅与微盟研究院共同发布《2020直播电商研究报告》显示:有73.8%的受访用户有过直播购物的经历,另外26.2%的用户还处在观望或犹豫状态。放置在一个更为整体网民视角中,据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2亿、占网友整体的59.8%,其中直播电商用户规模为3.09亿。

用户媒介选择偏好以及购物习惯往往是商业潮流的变迁的征兆,率先适应这种用户需求的商家往往能够获利更早、更多;直播电商并非是在“突然之间”火爆全网的,而是有一个内在的渐变和积累过程,2020年由于“灰犀牛”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人们出门消费一度受到限制,主打线上沉浸式、互动式、即兴式购物模式直播电商流量大涨,淘宝、抖音、快手以及微信小程序等将流量资源倾斜重点扶持商家做直播电商,甚至连不少地方政府也积极兴办直播电商产业园和孵化器,因此我们可以把疫情作为直播电商成为2020年唯一风口的“突变”因素。

越来越多的商家或出于去库存压力、或出于品牌上新发布、或出于常规走量都已经汇入到直播电商的浪潮之中,每年“双11”都会应用最新流行的模式作为“狂欢节”最重要的元素,2020年毫无悬念是把“直播带货”各大电商平台的“重头戏”,尽管筹备一场直播活动企业从备货、找代言人、在线讲解售卖、发布商品出场顺序、折扣、成交闭环到后续传播等都相当于一场“小型双11”。

根据虎嗅与微盟研究院的报告显示:有超六成的商家把直播作为常态化营销方式,还有2成处于直播起步和观望阶段,剩下不到2成商家由于品类或者场景等原因不会加大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发展。

在直播电商圈“注意力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商家做直播电商所面临的行业格局与挑战是什么?如何做才能减少踩坑或者“交学费”,并占据竞争优势?未来直播电商有哪些趋势?我们不妨从一线科技媒体虎嗅与知名智慧零售解决商微盟联合出品权威报告《2020直播电商研究报告》之中探寻答案。

商家直播电商当前的行业格局与挑战

报告显示显示直播电商在“在万亿市场预期之下,全民直播正在到来但远未结束”,预计2020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9610亿元,直播场次超过1000万场,累计点击人次达500亿次,而活跃主播人数的量级在40万,这意味着在商家端还有较大的流量空间。

商家须明白的是,直播电商行业已经处在高度的产业化阶段。目前在淘宝、快手、抖音等公域直播电商平台之中本身带来很强的“头部效益”,各大平台的头部网红不少是有着电商MCN背景或者网红电商孵化器打造的,有着成熟的流量资源购买计划与招商谈判团队,因而能占据多部分销量,其次是自带流量的明星艺人直播带货;再就是企业家、高管、导购等企业亲自做直播带货,避免了坑位费,但直播流量依然需要向公域平台购买;而素人直播带货的效果、可持续运营的难度大,因而并不占据主流。

当前直播电商中的参与者包括负责供应链的工厂或商家,负责提供网店和大数据技术支撑、粉丝用户流量、支付手段的互联网平台,负责带货的主播与MCN,他们之间共同组成了一个分工明确、运作成熟的产业链,这构成了人们理解直播带货行业的基本框架。

面对这样一个业已完善的产业链,哪怕是已经已经涉足这一模式很深的商家也需要反思,究竟该选择什么样平台作为主要资源投放区和运营主战场?究竟该不该请头部网红/KOL带货的投入产出比是否划算?究竟是邀请第三方机构代运营,还是构建起商户自己的常态化的直播电商运营体系?

直播电商作为一种与用户之间交流的平台处理得当,用户得到相应的折扣商品、商家能走更多量、平台也能得到一定的返佣,但如果上述环节协调不当,比如主播夸大宣传导致用户预期过高而形成消费不满、价格波动过大导致渠道价格体系受到冲击、带货主播销量不给力但广告费投入过高、一些非授权主播带货以次充好等问题出现则会影响品牌,直播电商在选品、带货、运营、转化等环节已经越来越专业。

商家如何才能避免踩大坑?企业亟需私域直播的常态化运营

选择什么样的平台作为直播电商的主场才能以更小投入走更多的量,商家已经用脚投票。

行业新闻

企业在线
参展热线
网红直播电商展
网红直播电商展
扫一扫关注微信

欢迎您访问官方网站,展会事宜请咨询:彭杰 《总监》

17821867606(同微信)

稍后再说现在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