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进价20卖500 直播间卖奢侈品有多坑?

进价20卖500 直播间卖奢侈品有多坑?
上一秒还在直播试衣服,下一秒就被警察逮捕——淘宝百万粉丝主播揭开了奢侈品直播的阴暗一角。

  8月28日下午,位于浙江杭州的某服装公司直播间内,主播廖某在试穿女装时,当场被警方带走。10月15日,上海市公安局公布,廖某通过直播带货的形式销售假冒奢侈品牌箱包、服饰,每天收入3-4万元,年入千万。

  这只是奢侈品直播乱象中的一个案例。多名消费者向深燃表示,在直播间买奢侈品,走过重重套路也不一定能买到自己满意的商品。

  进入抖音、快手等平台的直播间,以“断码清库香奶奶”、“不到专柜一折的巴宝莉”为标题的直播比比皆是,在被问及是否是正品时,有的主播会将仿货模糊地说是“大牌同款”、“大牌尾单”,有的主播会直接说是正品,但直播结束、消费者收到货后,因为无法看到直播回放也无从与商家对质。

  

进价20卖500 直播间卖奢侈品有多坑?


  还有的商家会从义乌小商品城以50多元的价格批发手表,在直播间说成是“香港原装进口”,标价两三千元。奢侈品鉴定师Kevin表示,从数量、价格、大牌代工流程等方面来看,如果在直播间以“原单”、“尾单”、“大牌代工”等名义销售低价奢侈品,基本可以判断是假货。

  即便是在专业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上,省去了识别假货的烦恼,也未必能有良好的购物体验。目前存在诸多争议的包括:主播未对瑕疵进行充分展示,消费者认为货不对板;商家称“直播平台特殊,不支持七天无理由退换货”,消费者反映退款困难等。

“代工”、“原单”的售假陷阱

  “代工厂出品”、“原单进口”、“专柜最新同步新款”……这些隐晦的描述背后,都可能指向一类商品——俗称“高仿、A货”的仿冒商品。

  被上海警方逮捕的主播廖某也是以极低的价格销售奢侈品,比如官方售价13万的“绿水鬼”(劳力士腕表),直播间售价1290元。在展示商品的时候,这些商品有着奢侈品专有设计和图案标识,但在直播过程中,廖某不会提及这些商品的品牌名称,而是用一些具有极强指向性的奢侈品品牌或款式的代号进行介绍,比如将香奈儿称作“香奶奶”。展示时,商品商标会贴上胶带,商品链接的图片上也会有遮挡,售价是正品价格的几十甚至几百分之一

  深燃发现,除了主播在直播间里“卖力吆喝”之外,这类直播通常还会用公众号文章引流。

  一个名为“男友会”的公众号发文章称,“奢侈品代工厂直播,188-399元就能买到万元轻奢品质”,内文称,奢侈品包包的代工厂遍布世界各地,其中一家就在广州,代工的国际大牌有MK、范思哲、小CK,从这家代工厂拿货,没有中间环节,几百块的价格就有上万元的品质。因为是大牌尾单,均有微瑕疵,直播不能说品牌名,有的打了logo,有的没打。主打特点就是“1:1爱马仕”、“不到1折的价格,同款高定”

  

进价20卖500 直播间卖奢侈品有多坑?


  来源 / 微信截图

  上述主播在直播间称,“不用问这是不是正品,我们现在就在代工厂”。

  多年从事外贸生意的Katy从大牌商品生产的流程方面质疑了其真实性。Katy称,国际大牌并不会把所有环节集中在一个工厂,所谓的“代工厂”也是零件的代工厂,不太可能流出成品。

  而且,品牌给代工厂的原料是有严格计划的,比如代工厂代工100个包的部件,品牌只给110块相应的“材料”,仅剩下10块用作备用。

  有人又在这个规则上想出了奢侈品低价的另一个理由——“原单”。原单也叫余单、尾单、尾货,意思是和大牌正品出生于同一个工厂,但是质检不合格的成品。

  今年8月,江苏常熟市场管理局揭露了直播间“超低价”奢侈品的套路:直播间内持续优惠大促,主播展示假冒“古驰”、“阿迪”等醒目商标,却不口播具体品牌,顾客询问时以“库存尾单”等名义回应。而在进货记录里,执法人员发现“纪梵希”外套、“古驰”包包、“阿迪”裤子、“冠军”卫衣,进货价仅15元

行业新闻

企业在线
参展热线
网红直播电商展
网红直播电商展
扫一扫关注微信